Posted on

by

in

-高田汽车安全气囊事件「安全气囊秒变杀人利器高田当年偷工减料却坑了无数大众车主」

高田汽车安全气囊事件「安全气囊秒变杀人利器高田当年偷工减料却坑了无数大众车主」

作为工业发展的高度集成产品,汽车召回事件我们已经屡见不鲜了,但不到两天时间内,两家巨无霸的车企,大众和通用就相继在国内召回超过 736 万辆汽车,这在汽车史上还是相当罕见的。

(最近召回事件真的是频频发生)

其中大众集团召回数量为 4,860,029 辆,涉及 2005 年 – 2017 年进口大众、奥迪、西雅特、斯柯达及国产一汽大众、上汽大众、奥迪等几乎全线的产品。

而通用则涉及进口萨博、欧宝和国产雪佛兰、别克等共 2,529,333 辆车。

无独有偶的是,这次通用和大众召回的原因也都几乎一致 —— 高田气囊。

安全气囊变杀人气囊

虽然很多人开了一辈子车,也没见过安全气囊长啥样。但安全气囊就像是屏幕贴膜一样,平常几乎感觉不到存在,但当危险来临时,才知道有它是多么的重要。

但如果危险发生时,安全气囊不仅不能给你以缓冲保护,还会朝你射出“子弹” 给你以致命一击,甚至开着开着就会“炸”出来,你还能平静的开着这辆车么,估计已经开始骂娘了。

但气囊里不都是气么,怎么会射出“子弹”呢,这就要从气囊的工作原理说起了。

气囊的一部分设计灵感其实来自于火箭,由于汽车发生碰撞时只有 0.2s,而要保证在这么短时间内将气囊充满气,就需要用到了火箭发动机的推进剂。

(正常的气囊应该是这种效果)

高田气囊使用的推进剂,在潮湿的环境下会发生挥发,使得残留的推进剂变的不稳定和威力更大,当事故发生时,推进剂会更快同时威力更大的燃烧,从而导致气囊增压泵的钢结构破碎并射出,从而造成人员伤害。

这个一方面与高田气囊的设计密封程度有关,也和高田使用的是成本更低且易挥发的推进剂(成本只有其他公司使用推进剂的 1/4 )有关。

影响空前的高田问题气囊

在全球范围内,从 2008 年起,高田气囊已经导致 16 人死亡,1000 多人受伤。

而由于高田此前是全球第二大的安全气囊制造商,合作的车企众多,加上有隐患的气囊已经生产多年,所以这次的影响是空前的,几乎所有的车企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以高田的最大客户之一本田为例:

2008 年 11 月 4 日,本田开始了第一批 4000 辆的召回

2009 年,本田召回 50 万辆

2011 年,本田再次召回 90 万辆

……

截止 2015 年,本田累计召回 1960 万辆,FCA 召回 505 万辆,丰田累计召回 500 万辆,三菱召回 312 万辆,福特召回 150 万辆,宝马召回 202 万辆,马自达召回 203 万辆……

由于最初的事故大多发生在美国,所以美国地区是最先启动召回活动的,随着全球召回的启动,截止目前,全球范围因高田气囊问题而召回的汽车数达到 1.2 亿辆。

在国内,截至 6 月底,已有 24 家汽车制造商召回了 1059 万辆汽车,但占据国内最大销量的几位巨头 —— 大众、通用、奔驰却迟迟没有启动。

于是前段时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执法督查司,就高田安全气囊集体约谈了几大车企(给执法人员点个赞),估计接下来还会有车企公布大规模的召回计划。

咎由自取的高田

日本高田集团成立于 1933 年,本来只是一个经营工业纺织品的家族企业(就是个小纺织厂),1960 年开始生产汽车安全带,1977 年开始生产儿童座椅,1980 年持有高田股份的本田,邀请高田一起研发安全气囊。

随后,1987 年高田推出自己的首款气囊(本田也成了他的大客户,这也导致后来本田被坑惨了),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安全产品生产商,产品涉及汽车安全带,以及儿童座椅、方向盘系统等。

市场做大了的高田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降低成本,1995 年时高田就被强制召回了涉及 842 万辆车的安全带,原因是使用成本更低的 ABS 塑料插扣,导致长时间阳光照射后变脆易碎。

这次影响深远的气囊问题也基本是一个套路,为了降低成本高田使用了成本更低但存在隐患的硝酸铵推进剂(高田是唯一使用硝酸铵作为推进剂的),而其他安全囊制造商使用的则是价格更高但更稳定的硝酸胍。

之后在 2000 年内部测试时,高田就发现了存在问题,但选择了隐瞒;2008 年本田发现问题并且反馈给了高田,也没有引起高田的重视,反而继续生产,最终导致全球受影响的气囊达到了 2.3 亿个,涉及上亿汽车。

而被坑惨了的车企们也纷纷表示,以后不会使用高田生产的气囊产品,而因为各种诉讼和赔偿,高田也已经负债超过 1 万亿日元( 584 亿人民币)已经申请破产。

召回办法和流程

由于这次大众和通用公布的召回车型众多,数量是以百万计的,所以只能按照隐患程度和严重程度分批召回,具体车型和批次可以参考以下表格。

(不过最迟的一批要到 2019 年才召回是个什么鬼,知道了有隐患我还敢开车么,还有能不能学学人家惠普,按照国家规定可是三倍赔偿!)

如果你的车在这次召回之列,那么在召回开始时间后,通用会通过售后服务中心主动与你取得联系,安排免费更换事宜,而大众则是通过经销商联系你,安排免费维修事宜。

极果君也为你们整理了咨询电话:

通用汽车客服热线:

萨博8008202020(座机拨打)/4008202020(手机拨打)

欧宝8008101996(座机拨打)/4008202015(手机拨打)

别克8008202020(座机拨打)/4008202020(手机拨打)

雪佛兰8008201912(座机拨打)/4008201912(手机拨打)

大众汽车客服热线:

进口大众:400-188-0888

一汽-大众(奥迪):4008-171-666 或0431-81500666

大众品牌:4008-171-888 或0431-85990888

上汽-大众:400-820-1111

看完今天的文章,是不是感觉吓出一身冷汗!对于这个史上最大的汽车召回事件,你有啥想说的?

————–END————

各路极客大神教你科学剁手不吃土,每天分享最新黑科技尖货、实用搞机小知识!

快来右上角关注头条号【极果网】上车吧~

欧宝串子怎么下

下载app_欧宝怎么下串子车型思域,尽管从换代上市至今尚未受机油增多或装配质量问题影响而发生召回,但是其质量不过关引发的安全隐患更加引人关注欧宝串子容错怎么买面开燃,持续至8月18日。 打造爆款也 是商户818快速圈粉的重要途径,针对优势商品制定运营策略,预留运营空间,提前输出优质内容,联合推客、苏宁拼

欧哥的具体资料

音乐人
1989年:与现“超载”乐队贝司手欧阳组建“面孔”乐队。开始在北京各大摇滚乐PARTY里演出。广受好评。被誉为当时最有发展的吉他手。
1994香港红馆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与何勇
1991年:单曲《给我一点爱》被收入到《中国火壹》合辑中。 1994年:“面孔”乐队与台湾BMG公司签约,同年12月17日,前往香港参加红勘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司职魔岩三杰中何勇演唱作品吉他手。1995年:“面孔”乐队发行专集《火的本能》。 此后讴歌还参加了《摇滚北京壹》《再见张炬》合辑的录制。 1997年:与陈劲、晓帆组建“译“乐队。其后与窦唯合作开始共同创作。
译乐队时期与单晓帆
1999年与窦唯合作发表专辑《幻听》。 2000年再次与窦唯合作发表专辑《雨吁》。2003年发表译乐队首张专辑《E-01》。2005年9月,与单晓帆一起,担任上海“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 整场音乐制作人及表演嘉宾。2005年10月,携手张元导演打造电影《看上去很美》的电影原声音乐。2007年受李亚鹏之邀,担任大型史诗歌舞剧《鲁般鲁饶》音乐总监及音乐制作人,完成了原声发烧唱片《爱的香格里拉》的创作。2007年,获邀出任2007年第二届亚洲室内运动会开闭幕式音乐制作人及现场音乐总监。2007年,担当歌手郑钧的新专辑《长安长安》中同名主打歌曲及《私奔》与《慈悲》的歌曲制作工作,其中《长安长安》入围当年中歌榜"年度最佳编曲奖"。
讴歌2008年,参与朴树全新单曲《1/2008》的制作工作。2006 年10月7日担纲在澳门举办的“第一届葡语系运动会”开幕式音乐制作人及音乐总监。2009年1月4日,受邀制作吴宇森史诗巨著《赤壁》下集首映礼全部音乐。2009年4月23日,担纲电影《南京南京》首映礼音乐音乐制作工作。2009年10月16日,担当“第十一届全运会“开幕式音乐制作工作。2010年1月,担纲王菲复出后首支单曲《幽兰操》(电影《孔子》主题歌)的作曲、编曲及制作人。2010年2月,操刀编曲及制作工作,为王菲制作虎年央视春晚演唱曲目《传奇》。2011年12月,操刀编曲及制作工作,为王菲制作歌曲《愿》,该歌曲在湖南卫视2011北京时间跨年演唱会上首次亮相。编辑本段社会评价讴歌新书被《新京报》评为秋季好书《九月里的三十年》 【遗珠理由】 讴歌在之前两部非虚构作品《医事》和《协和医事》里展现出的冷峻思考能力和职业精神在这里被暂时放弃,取而代之的是激情与放纵,音乐与理想。《九月里的三十年》记录的是青春与骚动,抵抗与超越,既属于一个人,更属于一个时代。面对这样的主题,讴歌有理由让自己的激情完全燃烧,但说到底,当年那个时代的理想早已烟消云散,愤怒的摇滚乐更已经变成了青春记忆,于是讴歌必须用尽力气,去思考时间,去思考爱情,去思考生死,去赢得超越。 【作者自述】 在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我曾热烈百倍地假想,我是一个玩儿音乐的。在荷尔蒙丰沛的年龄,身处一团粗糙又磅礴的北方摇滚乐气氛中,是希望玩点更精神的、更给力的、更本质的……也就是更牛的东西。如此假想时,是有假想的台下观众的,他们被我手中的乐器或是类似Janis Joplin的嗓音点燃,他们的心脏一一如被大风扫过。 带着仅止于几把吉他、弹几首完整曲子、满满一行李箱CD的初级音乐梦,我去了美国。白天在实验室工作,入夜荒凉,大部分夜里我盘旋于一个又一个的演出场所,检阅世界各地各段位的音乐。有的夜里,我会忍不住坐在桌前,写下每个想表达的时刻,那些在第二天的现实映照下不真实得会立刻蒸发的时刻。 写《九月里的三十年》时,人已不如从前激越。希望玩起来的感觉,却一如当年。甚至,生命越废弃,越坠落,越期待玩儿起来。 从前假想是音乐,如今更现实地,拿起笔,成本极小,踮脚飞升。2007年《协和医事》写完后,在被关注之余,垂下眼帘,在心里转向下一个故事。关于时间,关于眼睛,关于幻境,关于层层沮丧叠加之后惊觉我们穷尽一生于不经意间参与的更大场面的壮阔之美……它们牵连的故事和幽微情绪,曾郁积在胸,不吐不快。大多夜晚,下班回家已很疲惫,蹑手蹑脚轻轻到书桌旁,潜入四周寂静,空气稀薄,时间倒转,用两年时间,体会一点一滴掏空后的努力和迷醉。 一本书面市之时,就是这假想的读者一一附体真人露面之时,面目清晰:他们脸上挂着在人群中对上文艺暗号的窃喜笑容,有因二十年前的军训光阴、医学院生活感怀而弯了的眉毛,有读到261页的爱情不禁热起来的眼睛,他们在人群里有的戴耳机双手插兜背双肩包,有的爱喝酒爱吃辣,有的三十多了有了皱纹有了眼袋……而你知道,我在写时假想的你,是什么样子吗? 它不过是陪我一直到后半夜的那束灯光,自头顶高高垂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